Siamsouth.com ศิลปวัฒนธรรม ท่องเที่ยว ธรรมะ ภาคใต้
เพื่อชาติ ศาสนา พระมหากษัตริย์ และประชาชนไทย

เข้าสู่ระบบด้วยชื่อผู้ใช้ รหัสผ่าน และระยะเวลาในเซสชั่น
21 กันยายน, 2561, 05:42:48

   

ผู้เขียน หัวข้อ: 槐花巷 By อาปิง  (อ่าน 532 ครั้ง)
0 สมาชิก และ 1 บุคคลทั่วไป กำลังดูหัวข้อนี้



หน้า: [1]
Liu Yu Xi
ผู้ดูแลบ้าน
สมาชิกมาใหม่
*****


กระทู้: 7
สมาชิกลำดับที่ 25112


| |

« เมื่อ: 18 สิงหาคม, 2559, 20:02:57 »

不久前,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离开了这条巷子,他的离开和他的出现一样安静。人们纷纷说着,他的离去是件多么清爽的事情。因为对别人来说,他的离开只是街坊饭后闲聊的谈资而已,无关紧要。
也就是因为他的无关紧要,所以就连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但是,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的故事了。他不是我的朋友,他只是一个疯癫的闲人,抑或者是诗人之流。他在巷子深处的墙角懒散的靠坐,从不打扰任何人,就像是与孤独交了朋友。他的衣服并不脏,只是邋遢,像是有家人的样子。但时刻都是在那里,冬天、夜晚都不例外,所以那里就有了一间红砖的窝棚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邻里们习以为常了——这条巷子便有了一个流浪的疯汉。
我的家,是在这条巷子里的一座四合院,每年过年的时候最为热闹,我们全家都在这里共享天伦。而这一年,我也疯癫地与这个疯汉同食了年夜饭。说是同食,其实就是把年夜饭分出一些,送到了窝棚,放在他手里,讲几句寒暄,也不指望他的回谢,转身回去罢了。我多半是心里的怜悯在作祟,或者我真的善良也说不定呢。就那年的饭菜我吃起来特别的香,胸中还在为安抚了一个流浪汉而鼓鼓自豪。之后,由于酒水穿肠,便把他给忘了。
几天后,这个男人来敲我的门时,还真让我吃惊了一下。他手里拿着一瓶白干儿,进门就只低着头唯诺地说:“大兄弟,这…..这个给你,谢……谢你的。”说罢要走。我不想就这么接受一个流浪汉的礼物,便把他叫住,请进了门。而我却压根儿不为他的来历而担心,也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给我带来危险,因为在我看来,能知恩图报的人是安全的。等把他让到院子里,我拱手请他在石桌旁落座。而他却还站着,背对着我,完全没有理会我的礼貌。直到我叫他“喂”,这时他才紧张地转过头,眼睛闪着激动的光斑,望着我,怯懦地伸出手臂指着一边,说:“大哥,我……我能……坐那儿吗?”我顺势看去,他指着我家院子里的老槐树。我不解笑笑的说:“当然行啊。”他跑着去,像孩子一样高兴,一屁股坐在了裸露的树根上,得意的背靠着树干。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他说话了,这话语里带着满足:“您知道吗,我打小儿就想家里有这么一棵树,多棒啊……”就这样,他毫不客气地说着,好像他才是这院子的主人。想起来,我心里也会有一丝可悲的懊恼。
那天他说了很多话,用的措词很美,美到让我也跟着他幻想了。他说他不是疯子,他说他爱槐花胜过古代君子爱莲。 我问他为什么如此喜爱槐花,可他却似乎没有听见。接着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山里的童话。如果我没有记错,他所说的每个故事都是他与槐花的爱情。他还很严肃地告诉我:“我要去寻找世上最完美的槐花!”我也问过他,什么是完美的槐花,因为槐花看上去太简单了,没有牡丹那俏美、层叠的花瓣,就更谈不上完美之说。他听后,不语很久,我也跟着他不语,直到他离开。
他离开我家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条巷子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换句话说,没有人会在乎一个流浪汉的去留。但我内心还一直在惦念着这个“疯汉”。
又过了些许日子,一日我对窗发呆,忽嗅到迎面飘来的沉稳的香气,仰首一望——满树的粉白。我这才想起他曾经说过,西南边的大山沟里都是槐树,年些过后就遍野芬芳了啊……想到这里的时候,满腔的泪水早已铺满了我的脸颊,我这堂堂七尺男儿哭出了声响。是的,我知道他在哪里,因为我也做过那样的梦……
中宾
2009-2-12 Bangkok
——อาปิง
แจ้งลบกระทู้นี้หรือติดต่อผู้ดูแล   บันทึกการเข้า




หน้า: [1]
  พิมพ์  
 
กระโดดไป: